首页 »

他是谢稚柳、陈佩秋、唐云的朋友,如今郑重展示自己的书艺成果

2019/8/14 4:56:22

他是谢稚柳、陈佩秋、唐云的朋友,如今郑重展示自己的书艺成果

《百里溪翰墨缘·郑重书艺展》10月25日—10月30日亮相上海市政协展览厅,展览共展出了郑重书作80件,收藏品30余件,还有他以往的信札若干件。

 

 

不如叫个人历史文献展

 

郑重1961年从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后,在《文汇报》任记者,从事新闻及报告文学写作。其著作包括《时代风云录》《飞向太空》《寻找人类失落的文明》《原子能在内耗》等报告文学集,以及探讨中国古代文明起源的《寻找中国金字塔》,反映近代收藏的《海上收藏世家》《收藏大家》《谢稚柳传》《唐云传》《林风眠传》《程十发传》《张伯驹传》《张珩传》等。

 

鲜为人知的是,郑重也是一位书法票友和文人书家。他热衷于收藏书法、临习书法,使书法成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。他的书作既有传统根基,又率性洒脱,此次亮相的80余件展品中包括他的书札作品、巨幅八条屏杜甫《秋兴八首》等,还有不少作品内容来自于原创诗文。不过,办展览,郑重还是头一遭。他笑称,自己是被逼出来的“裸展”。“上海书法写的比我好的,大有人在。但这次展览不纯粹是一个书法展,展览里还有诗词、收藏、信件等,有点像我个人的历史文献展,它展出了我的个人历史,我的思想感情,经历、交友和读书。”

 

郑重真正开始书法创作是从1989年以后,当时他已经近50岁。那时,郑重每天坐在家里写字,没有专门的宣纸,就用单位里带回的电脑纸写。尽管是“半路出家”,但郑重在书艺之路上获得了不少前辈名家的“教导”。以前,他常常看唐云、谢稚柳、陈佩秋等人写字,讲起这些老先生的书法特点,郑重如数家珍。“唐云写字没法学,但谢稚柳的字很符合我的性格。他从陈老莲过度到张旭,我曾看着他如何用笔、端腕,受益匪浅。陈佩秋的字很灵活,结构也很特别。”他笑称,自己没有专门临过帖,而是跟着谢稚柳、陈佩秋临帖,并把谢、陈两家的字体凭借记忆学习了,以此形成了自己的书法风格。

 

此次展览和出版的《百里溪翰墨缘·郑重书法集》,也反映了他对书法的痴迷、心得和成果。

 

郑重书法

 

以“朋友”而非“记者”身份交往

 

郑重的文字善于从人物立传着手,反映出时代的背景和特色,同时作为一位文史专家,他曾为很多艺术家、收藏家、科学家存史立传。传记写作的成功也得益于郑重和这些文化名人的交往之道。此次展览还展出了是郑重的30余件书法藏品,包括谢稚柳、陈佩秋、唐云、刘旦宅、高二适、戚叔玉、黄幻吾、郭绍虞等名家的题跋、通信等,在展示这些名人书法风采的同时,也记录了郑重与他们交往的情谊。

 

郑重书法

 

在郑重眼里,老先生们是一本本厚重的书。“从他们身上,我学到了在任何一个时代怎么做一个正直的人,此外也和他们学习书画知识。和他们聊天时,一开始他们讲的书我听不懂,就回来看书,我也从他们那里学了很多书。”

 

谢稚柳致郑重

 

说起和这些文化名人的交往,郑重说:“其实我和他们交往都不是以记者的身份”。面对这些老先生们,他是以朋友和晚辈的心态交往,凡是与报社相关的事情都刻意规避。“他们对我也没有忌讳,愿意和我聊天。甚至我写了传记他们也不看,告诉我,想怎么写就怎么写,这更增加了我写传记的职业道德感。”为了研究,郑重曾向老先生们借石涛、八大山人、张大千等人的画回家抄录题跋,他们都一概应允,这种对朋友的信任和对晚辈的诚恳相交也让他颇为感动。

 

唐云致郑重

 

不过,“记者”这一身份还是对郑重的书法人生产生了影响。此次展览中亮相的名人通信包括谢稚柳在“文革”期间就诗作排印写给郑重的商榷信,还有唐云委托他帮忙寻找碑帖、拓片的信件等,数量不多,给人“不过瘾”之感。“很多人问我和谢先生这么多交往,怎么没有几封信件,我说,我们当记者的要靠两条腿跑,不靠写信。”郑重笑着说。

 

一位文人书法家

 

文人书法家,也是圈内人士对郑重的共同评价。展览策展人祝君波认为,历史上成功的书法家大多为文人。后来书写和书法逐渐成了专业的艺术,但还是有一些人类似京剧票友,也酷爱书法,只是更多地着意于个人的修养、抒情、娱乐,着墨于个人情趣,因而具有书卷气、文人气。在技法层面,这些书法“票友”也许达不到职业书法家的法度、技术、力度,但由于文人底蕴的长期积累和见多识广,反而别有趣味,富有个性而自成格局。郑重正是如此,由于与收藏家、书画家交谊甚广,阅历无限,又与谢稚柳、陈佩秋、唐云、刘旦宅、程十发交往甚笃,他的书法也就形成了亦庄亦谐、挥洒自如的特点。

 

上海美术学院硕士生导师汤哲明也认为,郑重好书也善书,却并非专门书家,由此造就了其作品特殊的趣味,即酣畅中的稚拙之趣,也是他为人行文的风骨表露。“此次展览,郑重将前辈友朋的赠书一并展出,这彰显了郑重书法的缘起。的确,郑重的书法,缘于与这些前辈友朋的交游,而他的交游,则体现了他从事新闻、醉心深挖求实的职业素养。这种素养,已与他的人生融为一体,成为一种特别的风骨。”

 

郑重的为人、品格也深受人敬佩。上海书法家协会主席周志高认为,郑重为人豪爽,不趋炎附势,喜欢关注一些被忽视的或者受冷遇的人,给他们关怀慰藉。当年他同谢稚柳、唐云交朋友之时,正是他们人生最低谷时期。郑重在“文革”期间与许多上海画家成了患难之交,更与谢稚柳、唐云、来楚生、张大壮、刘旦宅等人成为挚友。他常说:“和文化学者打交道,只是我的爱好。”“正是这份执着爱好,让他成为沟通文艺的桥梁,借助他的名家传记、收藏家大集,我们认识到更多文艺界的变迁沉浮。”周志高说。

 

10月25日开幕当天,书画名家陈佩秋也赶到现场观展,她在给《百里溪翰墨缘·郑重书法集》的序文中称赞,郑重此次以书艺示人,“由文字的内容走向文字的形象,进而以文字的外象表达文字的内涵,诚文化人之胸襟也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