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瞿秋白最后的日子

2019/10/9 23:48:32

瞿秋白最后的日子

 

福建长汀西门外罗汉岭下,那座大宅院里的几棵老樟树和两棵百年松柏在风雨中傲然挺立,给人一种沧桑之感。这里就是瞿秋白被关押处。

 

当年国民党三十六师师部就驻扎在这个大院里,瞿秋白被关押在院东面的一个厢房里。木牌上书写着瞿秋白1935年5月至6月关押处。这是一间砖木结构、十多平方米的小屋,靠南的木窗中间有数根木栅栏,窗前有一张书桌,桌上摆放着一盏油灯、几支毛笔和一方砚台。

 

据小木牌上的文字介绍,瞿秋白在生命的最后日子里,每天除了刻图章或与人谈话外,大部分时间是伏案写字。他以漂亮的行书写下了那篇闻名遐迩的《多余的话》。这是一个赤诚君子的心灵独白,亦是一篇赤裸裸的精神剖析。我们从中看到了作者经历的人生悲情和其所坚守的人格操守,甚至是他思考的关于一生献身革命事业的历史教训。文章语言委婉,感情凄切,是一篇倾诉心绪的真情文字。

 

瞿秋白靠在木椅上,透过木栅栏,遥望着高远的苍穹,他的思绪回到了确立共产主义信仰之初的情景。1921年初冬,作为《晨报》特派记者,抵达莫斯科参加了俄共第十次代表大会,聆听了伟人列宁作的报告,瞿秋白深为震撼,夜以继日地赶写出长篇通讯《共产主义之人间化》。不久,他又参加了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,会议期间,他鼓足勇气在走廊里追上列宁要求采访,列宁微笑着与他进行了简短的交流,由于会务繁忙,列宁推荐瞿秋白几篇文章,请他参考,便匆忙告辞。

 

回到故乡,瞿秋白任《新青年》主编、《向导》编辑,极力鼓吹马列。他深情地写下了《新俄游记》、《赤都心史》等介绍苏联社会主义革命的书籍,文章发表后,引起了热烈的反响。一支纤笔力量巨大,影响深远。

 

1922年,瞿秋白经张太雷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五年后的夏天,他被推上了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主持中央工作的高位。其间,他参与决定和指导了南昌起义、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等百余次起义。

 

蒋介石获悉瞿秋白被捕的消息后,即刻令中统局派人赶赴福建长汀做劝降工作。他们许以优厚条件劝说瞿秋白脱离共产党,并交出共产党内部的组织情况,瞿秋白断然拒绝。特派员又游说,不必发表反共声明和自首书,只要答应到南京政府去担任翻译,或做大学教授亦可,瞿秋白沉默对之。特派员最后说:“中央是爱惜你的才学,我们才远道而来,你的家属也很想念你。”瞿秋白平静地说:“我死就死,何必讲这些呢?”

 

1923年的夏天,由李大钊推荐,瞿秋白来到上海大学担任社会学系主任,他的讲课最受学生欢迎,一位叫杨子华的学生对瞿老师更是崇拜,两人相识相恋,但杨子华已是有夫之妇,而其丈夫沈剑龙是个纨绔子弟,瞿秋白特意来到萧山找沈先生“谈判”,通过真情交流,沈先生感到杨子华更适合才华横溢的瞿秋白,同意在《民国日报》刊登启事,与妻子解除婚姻。这一天,有情人终成眷属,瞿秋白深情地在一枚金别针上刻下了“赠我生命的伴侣”,两人感情笃深,恩爱有加。

 

蒋介石召集官员商议如何处置瞿秋白,戴季陶叫嚣:“此人赤化了千万青年,这样的人不杀,杀谁?”6月17日,宋希濂师长接到电令:“着即将瞿秋白就地处决具报。”翌晨8时许,向参谋长来到瞿秋白关押处,递上蒋介石的电令,瞿秋白看罢电令,面色不改,从容淡定。他匆匆写完绝命书,于9时20分,走出了小木屋,他冷静地扫视着道路两边的围观人群,神态自若地缓步从容地走向刑场。

 

瞿秋白戴着细巧的眼镜,身着黑色对襟衫,下身穿白布低膝短裤,脚穿黑线袜和黑布鞋,戴着手铐脚镣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中山公园。在场的围观者见共产党领袖面对死刑,那种视死如归的风骨气节,令人震撼,更为动容。

 

瞿秋白参加革命走到今天临刑的地步,他没有后悔。1930年,瞿秋白被解除了中央领导职务。革命初期,或许瞿秋白等领导人没有经验患了左倾幼稚病,王明却在党内进行残酷斗争,无情打击。面对迫害,瞿秋白像中国历史上的文人一样,以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的旷达胸襟忍辱负重。

 

1931年夏天,瞿秋白来到上海领导左翼文化运动,大有回归之感。他与冯雪峰、茅盾、夏衍等人从事革命文学创作,与鲁迅先生更是酒逢知己,一见如故。他在上海的两年间,写下了许多犀利文字,深得鲁迅和同仁赞赏。

 

1933年初夏,瞿秋白接到党组织要他赴江西苏区任人民教育委员的通知,临别前,他去鲁迅先生寓所辞行,与先生彻夜长谈,鲁迅给瞿秋白手书了一副对联:“人生得一知己足矣,世事当以同怀视之。”

 

宋师长在黄埔军校听过瞿秋白上课,对其才华甚为敬佩。他特嘱,按习俗请瞿先生喝酒后上路。

 

瞿秋白信步至公园小亭前,见桌上小菜四碟,美酒一壶。他先是愣了一下,继而明白这是最后的午餐,便不客气地独坐其上,神色镇定,自斟自酌,酒半笑曰:“人之公余,为小快乐;夜间安眠,是大快乐;辞世长逝,为真快乐。我们共产党人的哲学是鞠躬尽瘁、死而后已。”

 

餐毕,瞿秋白用俄语哼唱了自己翻译介绍到中国的《国际歌》,蹒跚地走上公园的讲台,开始向在场的众人作了深情的十分钟演讲。他说共产主义是人类最伟大的理想,是要实现一个没有剥削、没有压迫的制度,使人人都能过上美好幸福的生活,我坚信这个理想迟早一定要实现,中国共产党最后一定会取得胜利!

 

最后,他来到草坪上盘膝而坐,眺望了一下草木葱茏的远山,又深情地扫视了四周碧绿草坪,笑曰:“青山绿水,此处甚好!”

 

执行官问他最后有什么要求,他平静地说:“不能屈膝跪着死,我要坐着;不能打我的头。”执行官默许。

 

几声枪响,一位卓越的革命先驱随风飘零。有句名言:老兵不死,只会凋零。是的,瞿秋白等先驱传播的共产主义种子已遍布中华大地,生根发芽,枝繁叶茂,郁郁苍苍。